slideshow 1 slideshow 2 slideshow 3
fishsoup's 的頭像

清真寺參訪

高二正在教伊斯蘭文化,台北有著地利之便,事先預約新生南路的清真寺,帶學生來一場[文化衝擊]
一進入禮堂,接待人員先準備了一大盤的椰棗,還有熱奶茶,之後開始介紹清真寺的歷史,與白先勇家族的關係,還有解了學生心中的疑問[為何伊斯蘭教徒在台灣的很多都姓馬],之後學了一些伊斯蘭的問候語,還有正好來清真寺的台灣伊斯蘭信徒,大家七嘴八舌地問,在台灣成為伊斯蘭信徒會不會很不方便?家人支持嗎?為何接受這個信仰?之後她又教學生如何戴伊斯蘭的頭巾。正逢冬天,學生就地將圍巾拿來打,他們也很熱情的帶我們參觀二樓女生專用的祈禱室(當然男同學止步了),才知道禮拜的時候男生在前面,女生在後面是另有原因的。
牆壁上的五個時鐘說明了一天朝拜五次的時間,之後一位印尼來的教友帶學生進入參觀[小淨]的地方,親自示範小淨的細節,哇,真的,不簡單。三點左右,正是朝拜時間,清真寺的喚拜開始吟唱,真的感動到眼淚都流下來,如此的純粹,原始情感,沒有裝飾的聲音。
來個大合照,留下青春章節中,奇特的一趟伊斯蘭文化初體驗。

fishsoup's 的頭像

H305嘉義鰲鼓溼地之行

利用校慶補假,帶著因為歷史競試奪冠的班級來一趟鰲鼓濕地生態之旅
這天下車迎接學生的是一群蝙蝠,這ˋ些學生拿著望遠鏡,聞著大量蝙蝠的排泄物,驚奇探詢,轉身地上冒出來的蘆筍又讓這些都市的小孩開了眼界。
坐上嘉義市政府的公車,我們前往此行的重地--鰲鼓溼地,因為正逢11月,是很多稀有候鳥的時節,黑面琵鷺、鳥界的林志玲-高蹺鴴,鸕鶿,千島湖,還有小鸊鵜,隔著望遠鏡,學生專注認真,還上了報紙的即時新聞
中午就來點新鮮的東石蚵,烤牡蠣,鮮魚湯,之後去看漁市拍賣,蚵棚,可惜遇到漲潮,蚵棚都被遮住,但是下午去與蚵農一起剝蚵,才知道真的很辛苦,也需要技術,聽聽蚵農說他們生活的甘苦,學生才知道蚵仔也是[粒粒皆辛苦]。
這是一場生態文化之旅,收穫滿滿。

momoko's 的頭像

以傷痕紋身的美麗:陳團英《夕霧花園》

夕霧花園

奇跡和痛苦來自另一個地方,並非一切都像人們以為的那樣:人們沒有把自己哭進痛苦中,也沒有把自己笑進歡樂中。你所看見和感受到的,你所喜愛和理解的,全是你正穿越的風景。 ~里爾克

「時間-記憶-遺忘」向來是文學創作者非常喜歡運用的元素,而要在怎樣的空間揮灑,才能創造出獨特的絢麗與美感,端看每位文學創作者的個人生命。馬來西亞的作者陳團英選擇二戰之後的馬來亞作為舞台創作《夕霧花園》,便是綰結起個人生命與本地歷史的情感,透過故事的編織,為這個古老的文學命題再一次帶來了深刻又豐富的詮釋。

momoko's 的頭像

自由與責任-現代公民的政治啟蒙書:費南多.薩巴特《哲學大師寫給每個人的政治思考課》

哲學大師寫給每個人的政治思考課

"Man is condemned to be free; because once thrown into the world, he is responsible for everything he does." -- Jean-Paul Sartre

冷戰結束之後,曾有學者認為歷史已然終結,西方的民主宣告取得勝利。然而,從九一一事件、占領華爾街運動,包括近年來臺灣的太陽花運動、香港的雨傘革命,一直到最近的《查理週刊》遭受恐怖分子攻擊,這些發生在全球各地的大小事件,似乎都在說明人類並未攻破政治考驗的關卡;來路坎坷而進途依舊茫茫,人類始終懷著不安,彷彿盲者摸索向前。

momoko's 的頭像

為什麼宮部久藏一定得死:百田尚樹《永遠的0》

永遠的0

要看日本以二戰為題材的作品,我是非常小心翼翼的;一方面我完全可以理解作為人民,其實同樣是戰爭下的受害者,但另一方面我至今無法諒解日本政府對於亞洲國家及其人民(如慰安婦)死不認錯的態度。

市川崑在 1956、1985 兩度執導的電影【緬甸的豎琴】,是我非常喜愛的作品;透過上等兵水島放棄回家的機會,決意留在緬甸以收埋戰爭中的屍體,表示一種懺悔與自我救贖。

先看過【永遠的0】電影版,再回頭看小說。不得不說,原著的內容和討論還是更豐富一些。當然,透過電影讓我們對於太平洋戰場比較有一些了解和想像的依據。

momoko's 的頭像

輕舟駛過生死關:遲子建《白雪烏鴉》

 

《白雪烏鴉》,光是書名就讓人意欲一窺故事,對比的顏色,絕對的亮與暗,彷彿是站在生死兩端的相互凝望。作者遲子建以 1910 年的東北哈爾濱傅家甸為舞台,鋪陳了那年秋冬的鼠疫如何漫天蓋地襲捲了超過1/4的人口。

作者遲子建本身即是東北人,拿過三次魯迅文學獎、一次茅盾文學獎,風格大抵是根植於土地與庶民。

momoko's 的頭像

為歷史除魅:張戎《慈禧:開啟現代中國的皇太后》



這不是一本譁眾取寵的野史,也不是企圖召喚讀者同情淚水的虛構小說。張戎很清楚地說,《慈禧:開啟現代中國的皇太后》的撰文是「寫歷史,不寫小說」。儘管如此,張戎以敘述史學(Narrative History)的形式,將爬梳諸多資料的成果,以平易近人的手法呈現在大眾面前,不啻生動有趣,還能探見其背後的論理依據。

以往對於慈禧的刻板印象,多半是由幾樁歷史大事建構而成的:挪用北洋海軍經費來修築頤和園致使甲午敗戰、發動戊戌政變以阻止維新、縱容義和團逞兇而導致八國聯軍、庚子後新政不過承自維新且清廷被迫為之……於是,眾人認知的慈禧是一個置個人享受於國家興亡之前、不折不扣的保守派。

張戎對於上述這些要事,沒有閃避,而是使用更多資料來架骨造血,讓讀者得以「重新認識」真正的慈禧和清末中國。「史家」的自我定位,使得張戎即便以「省筆」寫細微處,亦能成為帶領讀者更加貼近那個時代的火光,一窺藏在歷史深處的真實樣貌,同時,對過去的刻板印象進行除魅。

momoko's 的頭像

在陰溝裡仰望星空:李正明《罪囚 645 號》

 

我們都身處陰溝,但仍有人仰望星空。(We are all in the gutter,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.)--王爾德(Oscar Wilde,1854~1900)

在西方,以二戰、納粹德國為背景而衍生出來的創作,無論是文學或電影,已有不少經典,而且不同形式或角度的詮釋似乎仍然不斷推陳出新,相對於歐美,亞洲就顯得沉寂得多,除了數量略遜一籌之外,在質量方面也稍嫌不足,而李正明先生的《罪囚 645 號》對這個缺憾提供了重要的貢獻,堪稱經典。 

momoko's 的頭像

歷史與文學交會時互放的光亮:唐美雲歌仔戲團【燕歌行】

唐美雲、許秀年、小咪……這樣的陣容已經讓我非看不可,再加上編劇是施如芳,那絕對是要「搶票」了。事實證明,【燕歌行】是今年度在我心中排名數一數二的滿分之作。

果然,施如芳的劇本真是精采極了。三國的題材已經被無數人引用,但她依舊變出了新意;編劇從很有意思的地方切入,作為發想點:一是曹丕何以會篡漢;二是曹植的〈洛神賦〉何以會留下來;照理來說,這篇作品的流傳簡直是為曹丕戴綠帽。

從這兩條脈絡切進去之後,人物的塑造更是出彩。在劇裡,沒有一個角色是絕對的好人。

momoko's 的頭像

真正的強者必然溫柔且堅韌:三浦紫苑《強風吹拂》

因為《哪啊哪啊~神去村》而認識三浦紫苑這名作者,而這兩天則追完了她的《強風吹拂》了。超過 400 頁的小說,在不到三天且有工作、聚會、不犧牲睡眠的情況下看完了。其精采黏手,不必多言了。

不曉得是不是針對近年來路跑幾乎成為全民運動的情形,而讓這本 2008 年已出版過的書,換了出版者,更有質感地出現自臺灣的書市。

Theme by Danetsoft and Danang Probo Sayekti inspired by Maksimer